RSS
您所在位置:首页新闻动态 > 口外发展史 > 我与中国口腔颌面外科的发展(马宝璋)

我与中国口腔颌面外科的发展(马宝璋)

2014-01-02 14:47:02 来源: 作者: 人气:0 评论:0
1972~1975年,我由科室分配和其他两位同仁带教第一届工农兵大学生,共3年时间。1975年该班毕业后,我回门诊工作,同时接受了一项新任务,就是去参加正在“二医”基础部举办的“医用激光学习班”。刚去听课时,感觉很茫然,因为其理论部分都与物理学有关,而我在大学时所学的物理,因为相隔时间太久,早已忘记,心里不免有些忐忑不安,但既然任务交待下来了,只能努力继续前进,于是每次上课前后,都找基础部的老师和其他医院的先行者们请教,并特别关注临床应用,只要有医生治疗病人,我必定立即前往观摩。因为当时激光器都是由上海市科委投资,在上海几家研究所和工厂试制成功,由于不知道可以派什么用场,就放在“二医”基础部给临床部试用。有一天,基础部一位老师用Nd:YAG激光治疗1例舌部血管瘤,效果甚好,肿瘤经照射后,立即萎缩并消失,且无出血现象。事后他立即打电话告诉我。原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附属九院口腔颌面外科接待非常多的类似病人,以前我们多采用手术切除或注射药物治疗,但是效果都不甚理想。既然有新的手段解决问题,我很快组织几例类似病人,约好时间,带他们到“二医”基础部接受激光治疗。治疗结果是病人和医生都很满意,以后就陆续在临床应用起来。不久,上海市科协组织的激光仪器展览会在上海市科学会堂举行,我因为事先不知道此会,等我约好了病人,才知道激光仪器已经从“二医”基础部搬去科学会堂展览。病人来自四面八方,因无法随便改约,于是我毅然决定带着病人去了上海市科学会堂,在展览厅里找到了Nd:YAG激光器,就开始工作起来,岂料参观者们看到现场有用激光治疗病人的情况,纷纷前来观看,而我们的病人患处都在唇、舌等暴露部位,操作时周围观众都能看得见,每当激光照射在血管瘤上出现立即退缩并且无任何出血现象时,大家都觉得非常神奇,赞赏有加。展览会结束后,因为我对Nd:YAG激光应用得较好,当时有2家研制单位愿意无偿地将激光仪器赠送给我们使用。为此,我立即向院长呈报,告知其价值,如果拒绝接纳,可能会丧失良机。院长考虑后,就带领设备科、总务科等有关职能部门负责同志现场办公;我也一起参加,在医院多处寻找安放地点,因为激光器需要接高压电及水源,又要方便门诊病人就医,最后几经商讨,决定将口外门诊医生办公室腾出来,作为安放激光器的地方。几经筹备,在这里安放了1台Nd:YAG和1台功率较大的CO₂激光器,当时第九人民医院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建立了属于口腔颌面外科的激光室。时间在70年代后期,属于国内最早建立医用激光的医院及科室之一。

1980年,在上海和北京举办了1次国际激光会议,其中分为若干组,有机器制造、工业应用、医学应用、基础研究等。我作为医学组的代表,作了有关方面的学术报告。1980年尚处于我国改革开放早期,国外许多同行对我们很不了解,医学组由皮肤科、耳鼻咽喉科、妇科等不同领域的代表组成,组长是“美国医用激光之父” Leon Goldman,在小组交流的过程中,他对我的报告很感兴趣。他告诉我,他十分惊讶中国对如此先进技术掌握地这么快,而且报告病例如此之多,表示十分钦佩。其他组员原来跟我的接触不多,听完我的报告后,纷纷向我祝贺、称赞。由于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长春第三军医大学整形外科工作,随手术队宋儒耀教授学习治疗志愿军伤员,他们都因凝固汽油弹烧伤头面部和手部以及炸伤,虽为后期治疗但病情很重,而且一切病史、处方、病程录、手术记录等都必须用中文书写,而我们在学校学习过程全部用英文,我在很短时间内克服许多困难,用大量业余时间完成了由英文到中文的工作过程。到1980年,经过30年时间,我已经把英文几乎忘记,因此参加这次国际会议心里很不踏实,准备报告阶段让我回忆起一些英文,但真正与外国同行面对面交流时,我很担心,所幸业务内容能够沟通,所以这次会议学到很多新东西,并从此每年都会接到国际激光学会的会议邀请,有更多的机会出国交流。

1984年10月27日~11月18日,“二医大”基础部许松林和我受上海市科委派遣,去美国考察医用激光情况,此后陆续去意大利,3次去日本、英国伦敦、法国巴黎。80年代,我参加国际会议,多次奔波在欧亚多国,由于我们的病例数很多,制作的幻灯片又很醒目,因此我的学术报告每每受到同行们的欣赏和赞扬,同时我也从中学习到很多新的东西。1990年3月~9月,受瑞典隆法大学邀请,前去与他们搞合作科研,约半年之久。也许是因为奔波劳累,我在从瑞典赴美准备参加会议期间,心绞痛频繁发作,不得已在美国治疗休息较长一段时间,回国后办了退休手续,当时我已经67岁。

当激光在临床上显示其有治疗作用不久,国家科委就曾经组织过一个全国性《激光治疗恶性肿瘤》攻关小组,组长是北京的哈献文医生,我是5人小组之一。其理论基础是:将光敏剂注入动物体内,经过48h后,正常组织光敏剂均已排空,唯有肿瘤组织内尚有存留。利用这一时间差,于药物注入后的72h开始用激光照射,可以达到既杀伤肿瘤组织又保护正常组织的效果。由我负责承担的科研项目获得16万元资助,这在当时是一笔极大的经费项目,来之不易。我们怀着极大的希望,努力进行实验,希望能在恶性肿瘤治疗方面有所突破,虽然结果确实能杀伤恶性肿瘤,并保护被照射区的正常组织,但遗憾的是破坏程度比较浅,深部的肿瘤尚有存留,这对恶性肿瘤的治疗是一大忌,更有一点,即转移区域,特别是深部器官,这一方法无能为力,攻关的工作到此为止。但是通过攻关工作,使我对PDT(光动力疗法)的全过程有了了解。

我从1951年开始工作,到80年代初已经有了30年的临床工作经验,治愈了不少病人,采用过多种治疗方法。由于用激光治疗小型血管瘤疗效比较好,全国各地来就诊的病人比较多,其中也有从其他同行中转过来疗效不理想的病例,他们并不知道这种治疗的局限性,所以我为不能给予这些病人满意的疗效常常感到愧疚。其中一个病种我感触尤深,那就是鲜红斑痣,此病虽为良性,又无功能障碍,一般不会像恶性肿瘤那样引起我的重视,但接触多了以后,发觉特别是婴幼儿患者,其家长要求治疗的心情非常迫切,以往我们用外科切除后植皮为多,外院转过来的病人有用放射性核素贴敷,或者脉冲激光治疗者,但是都会遗留瘢痕。该病的主要问题在于美观,特别是在颌面部,但若以瘢痕取代红色外观,绝不是完美的治疗。我经过再三思索,想起PDT治疗,既然该方法对深部肿瘤不能构成杀伤力,但浅表瘤组织可以被破坏是不争的事实,那么,能否把它用在鲜红斑痣这种比较浅表的病变上呢? 我就把这一思路交待给一位研究生,吩咐他在动物身上寻找实验模型,以求证是否可行。最后这一思路被实验证实,与鲜红斑痣病理状态比较接近的公鸡冠实验模型,用PDT处理后,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令我感到十分欣慰,但在过渡到临床的过程中,我们遇到激光器的困难。实验时用的是进口氩离子激光器,但早期的激光器稳定性不好。我们给动物注入光敏剂后,按规定应在48h后开始用激光照射。为了慎重起见,每天都会去试开机器,第一天和第二天都开得很顺利,第三天应该照射的时候突然机器发生故障。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电话联系有关部门,希望能用他们的机器给动物进行照射,获得同意后,又立即从医院要车,把窗帘关上,由研究生抱着大公鸡和一位技术员同时去进行激光治疗,在这种困难条件下,我无法决定将该实验成果过渡到临床应用。

从1982年开始,我开始招收医用激光专业的硕士研究生,至1991年退休时,前后共招收4名,前3名均在当时的出国潮流中流向国外,最后一名因国家有规定:研究生毕业后必须在国内服务5年后,方能批准出国。因此,我将最后一名研究生毕业后留下作为接班人。遗憾的是,我一方面年事已高,一直工作在第一线,比较劳累,加之冠心病频繁发作,不得已于1991年退休。自此,周国瑜医生成为激光室的接班人,他首先继续攻读博士研究生,又获得他的博士生导师张志愿教授的大力支持,进口了1台氪离子激光器。周医生潜心研究和改进,首先将光敏剂药物的波长和照射用的激光器波长尽可能相匹配,这样其效率大大提高,副作用明显减少;其次,将激光器的量化分布(即射出的激光分布呈中心强、周边逐步减弱的现象)改进成均匀分布等,创造出PDT治疗鲜红斑痣向临床过渡的有利条件。待多项基本条件具备后,他毅然从事临床实践,并获得预期效果,将面部鲜红斑痣的红色消除而保持该区皮肤完整无缺,避免了瘢痕的形成。在早期的实践摸索中,肯定有这样那样的瑕疵,例如曾经有个别照射区出现轻度烧灼,但经过改进,逐步进入完美的境地,这类病人从全国蜂拥而至,简直接应不暇。此后,他更是在颌面部赘生物和色素性疾病及其他方面,开展了用多种不同波长激光治疗不同类型疾病的治疗研究,并获得良好效果,从而被国内皮肤学界以及国际同行高度认可。

几点体会:

1.国际上首先发明并制成激光器是在60年代早期,几乎1年后,我国科学工作者也获得了类似成果,但当时我国和国外的 交流远没有开放,尚处于缺乏对外交流的时期。但在1975年,上海的有关领导虽在文革后期,已开始发动有关光学研究所和厂家试制激光器,我国光学界在上海的有识之士,具有吸取国外先进技术的进取精神,并试制成功几种波长的激光器。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先进工具,我们才能有机会去探究其功能。

2.1975年我接触激光时,已是文革后期,当我们在摸索、探寻,并从中获取些许权威知识后,改革开放推动了人们思维的解放,特别在知识分子中,对国际的新东西很有兴趣,医学界更是希望了解更多的医学信息,特别通过1980年国际激光会议,我迫切想得到更多的学习机会。80年代我频繁出国,参加国际激光会议,既学习了其他同行的经验,同时传播了我们在这方面的成就,使原来对我们很不了解的同行,及时改变对我们的看法,增进了友谊。

3.上海是一个历史性的对外开放城市,对许多新事物比较容易接受,这是一个地域性的优越条件。

根据本人工作40年的实际情况,我对自己专业技术工作分三方面述评如下:

1.医疗

我于1951年毕业于成都华西大学,是七年制毕业生。因抗美援朝需要,分配至长春第三军医大学整形外科工作。随手术队宋儒耀教授学习并从事整形及口腔颌面外科工作,在严师指导下,除了熟练掌握极为正规的基本操作外,还学习了该领域的许多基础理论知识。至1955年离开时,已能独立进行多种整形及口腔颌面外科的中、小型手术,还学会了静脉及乙醚全身麻醉技术。同时,还完成了医疗系口腔科学的辅导及带教任务。因为医疗和教学效果好,曾于1953年荣立三等功1次。

1956年,我由长春第三军医大学调入上海第九人民医院工作。期间大部分日常工作为牙槽外科及牙体、牙周病的治疗,另外收治少量口腔颌面外科病人。1964年,上海第九人民医院并入上海第二医学院,成为口腔系教学医院,我被分配在口腔外科工作,在原广慈医院病房和门诊轮转。由于在九院工作的8年中对牙槽外科手术已经非常熟练,故而在这方面表现突出。如在1965年暑假,因为没有带教任务,全部门诊由刘善学医师和我二人承担,他看初诊,我做拔牙等小手术,共7台治疗椅,由2位护士配合,轮流在7台治疗椅间穿梭来往,速度既快质量又高,护士们非常开心,称“虽忙,但十分顺手,干净利落”,许多病人更因此转告亲友,大家慕名而来,整个暑假病人越来越多,刘善学医师对看初诊写病历都感到非常紧迫,但我们配合默契,顺利完成任务。

从1964~1977年继续从事多项门诊及病房的常规工作,这期间曾和其他同事一起开创了针麻病区,多数收治唾液腺疾病、关节强直等病种,获得针麻在口腔颌面外科应用的多方面经验和体会,是一段非常有价值的实践过程。

此外,为了76届大学生教学需要,并解决病人积压产生入院难的问题,开辟口外二病区作为教学病房,由潘家琛医师和我负责,收治中、小型手术病种。当时潘医生负责全科党务工作,很忙,故除为他安排手术外,其他病房管理、带教工作由我负责。同学们因为专门成立教学病区,情绪很高,病区没有工务员,30张床位,仅4名护士。创办伊始,从修理刷洗马桶、痰盂到整理安置病房多项设备,样样自己动手,一直到后来,除正常医疗、护理外,其他服务工作如泡开水、开饭、拖地板都由师生共同分担,逐渐形成一套极为良好的工作、学习和生活循环,同学们获得很多实践机会,病人也很配合,气氛融洽,医疗与教学效果都非常好,当时共同工作的同志多年以后还常常怀念这段共事时光!

1975年接手激光工作,开始部分脱产,至1977年激光业务蓬勃发展,病人越来越多。经过多年奔走努力,引进多种类型激光器,从而创立了上海第九人民医院口腔颌面外科激光室。我改为全时间进行激光和冷冻这两种更为专业化的工作,直至1991年退休。激光是一门跨学科的新技术,我经过短期培训后,首先在Nd:YAG激光治疗口腔颌面部血管瘤方面取得突破,我及时总结经验,文章在《中华口腔科杂志》上发表,“二医大”同行又组织全国医用激光学习班,引起全国激光界同行的推崇和效仿。各地的病人也慕名而来,九院激光门诊量大增。此时,适逢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知识分子的能量获得释放,躬逢盛世,令我积存多年的经验、学识以及我的聪明才智得以发挥,由此衍生出一系列激光在口腔颌面部的医疗、教学及科研工作的发展,做出许多激光方面的成就,获得国内外同行的认可和称赞。

从此,我不断被邀请参加全国性口腔颌面外科会议(如杭州和南京会议)及多种形式和级别的全国激光会议,均以激光在口腔颌面外科的应用为题做学术报告。自1980年以来,也多次参加国际性学术活动,前后约10次。除宣读论文外,还担任过会段执行主席以及《介绍中国医用激光现状》的殊荣。1990年3~9月,应邀赴瑞典隆德大学合作研究。在国际性学术活动中,我被搁置30年的英语也重新有了用武之地,伴随我在美国、英国、日本、意大利、法国等地传播中国医学的成就,令我感到自豪的是我的英语发音好,受到英语系国家同行的称赞,自比多数日本及意大利的同行们,似乎是容易令人听懂,比他们更胜一筹。

随着工作的不断深入,也总结经验并陆续在国内外杂志上发表论文10余篇。例如激光治疗口腔颌面部管型瘤的近期观察〔《中华口腔杂志》,1979,14(1):26-29〕、Preliminary report on the application of the CO₂ laser scalpel for operation on the maxillo-facial Bones〔《Lasers Surg Med》,1981,1(4):375-384〕、氙离子激光激发自源荧光诊断口腔囊性肿瘤〔《应用激光》,1984,4(5):235-238〕、连续波激光对人皮肤损伤阈值的研究〔《中国激光》,1985,12(10):582-585〕。

2.教学

文革后,首先恢复教学工作任务的是培训班,我负责口外教学,上课兼带实习,以后是75、76、77届工农兵大学生,当时的办法是以教学小组形式教学,我是3人小组成员之一,负责授课、示教、带实习,包括下乡带教。大学正式招生后,自1977~1982年(82~87届),我负责拔牙小手术、炎症几个章节的讲课、示教及见习工作。历届大学生有大班激光、冷冻专题课。历届口外研究生班、全体“二医大”研究生均曾开展激光在口腔科应用的专题课。“二医大”主办全国医用激光学习班约5~6次,全国护士长学习班、口内高师班等均邀请我讲授医用激光方面的课程。根据多次讲课后的反应,听者一致认为效果好、收益大。总结几点为:①口齿清楚,普通话好(特别为外地同学及听众所欢迎),声音响亮,没有语病。②思维逻辑性好,层次分明,条理性好,并能根据不同对象组织讲课内容,使之易懂、易记,印象深刻。③教具(主要是幻灯片)形象生动,一看就懂,很具说服力。④评价新技术一分为二,在阐述其优点的同时,交待不足之处,坚持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科里曾就教学效果对学生做过调查,学生以无记名投票方式填写表格,评价多章节授课老师的优劣,结果我名列榜首。在许多场合,我遇到历届毕业后的同学,他们在交谈中都说“当时上课情景仍历历在目,且印象深刻至今不忘”,令我感到十分欣慰。

自1979年开始,我招收硕士研究生,前后共5名,他们的研究方向均为激光在口腔颌面外科的临床应用及有关基础研究。在指导研究生的科研工作中,我的体会是:①培养研究生良好的文献学习习惯,包括西方主流期刊、书籍的阅读和浏览;指导他们从知识的汪洋大海之中逐渐学会提炼精华部分,即所谓“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排除国外的东西一概全收照搬的盲目的做法。②培养他们在每一项科研项目之前,认真撰写综述的习惯;并对综述有综合分析的能力和拓展现有知识和成果的思维锻炼,并学会在此基础上设计科研课题。③非常注重外语学习,重点是让他们通过科里和国内外会议交流机会,培养他们口译、听写等语言实用能力。采用国际会议大会发言的要求,先进行试讲和排练,保证语言的规范和业务内容的准确。同时要求锻炼对于可能的提问的答辩能力。④平时强调收集临床资料,让他们养成术前、术后拍照的习惯,并提供在当时非常珍贵的单反相机。⑤教会他们制作幻灯的能力,并提供电子打印机设备,保证他们在国际会议上有出色的交流题材。⑥逐渐培养他们学会各种疾病的不同分类,强调对于治疗方法的探索。提出任何一个尚未解决的临床问题就是一个今后的科研方向,为他们今后的临床及相关基础研究指明方向。

由于教学效果好,75届学生主动为我请功,故曾获1977年教学先进工作者称号。

3.科研

激光医疗的蓬勃开展及教学工作的深入,使我感到激光虽然确实能够治疗某些疾病,但其功能仍然有限,授课中能说明其疗效,但是说不明其中的道理。这使我感到基础研究及开拓新的领域成为当务之急,被提到我的日程表中。归纳起来,我先后承担了以下几项科研课题:①国家科委攻关项目《HPD-激光诊治口腔恶性肿瘤》,同时是攻关课题全国5位专家组成员之一;②国家科委项目《Nd:YAG激光治疗血管瘤的机制研究》和《CO₂激光切割组织的损伤研究》;③上海市高教局项目《自体荧光在诊断口腔恶性肿瘤中的研究》和《氙离子激光感生自体荧光诊断恶性肿瘤及其在口腔科的应用》(与复旦大学物理系合作);④国家科委项目《激光安全防护研究》,该课题与“二医大”及其他附属医院合作研究。

科研获奖如下:①1977年因研究激光治疗血管瘤在临床应用疗效显著,获得上海市重大科技成果荣誉称号;②1985年《自体荧光在诊断口腔恶性肿瘤中的研究》获得上海市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③1986年《氙离子激光感生自体荧光诊断恶性肿瘤及其在口腔科的应用》获得国家教育委员会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④1985年《激光安全防护研究》获得“六五”国家科技攻关表彰;⑤1986年《激光防护研究-眼和皮肤损伤阈值测量》获得卫生部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

以上评述,是我40年的工作总结。1991年,我因冠心病频繁发作,不得已退休。以后,我将自己久存在脑子里的新观念毫无保留地一一向我的研究生周国瑜作了交待,希望他能将它们付诸实践,为广大病人服务!

上海交通大学口腔医学院 马宝璋
2012年2月于上海

上一篇:口腔颌面外科——我的选择和追求(温玉明)
下一篇:对口腔颌面外科发展过程中的点滴体会与经验(毛祖彝)

关注我们

  • 新闻
  • 学术
  • 教育
  • 咨询
最新评论